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昨日7:20,赵先生来电:我表妹在杭州下沙遇害,嫌疑犯被下沙闻潮派出所抓到了。她是甘肃人,在下沙打工,具体我不清楚。10月2日在宿舍被抢劫后遇害。

赵先生30岁出头,在深圳工作。因为是小辈里出来最久、阅历最广的一个,出事后,表妹小娟的父母找到他,让他带众亲戚来了杭州。

“我表妹前几个月刚满18岁。她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。前几年一直在深圳的电子厂里干。”今年3月初,经老乡介绍,小娟来了杭州,在下沙江滨附近的一家手机模具厂里找到了工作。“听说她是跟老乡合租了房子住,事发当天,老乡都出去玩了,剩她一个在寝室,也不知怎么搞的,就有人进来,抢劫,还要了她的命。”

他越说声音越低,“我们是10月4号一早接到警方通知的,马上就赶过来了。听民警说,我表妹是被人用手掐住脖子,窒息而死。嫌犯是个二十一二岁的男的,山西人,已经被抓住。但这人具体怎么进的屋,怎么动的手,我们都还不知道。”

赵先生说,之所以给快报来电,第一是因为警方不到一天,就抓住了嫌犯,让他们一家人心里多少有了点安慰,想谢谢公安;另一个,就是希望快报帮他们打听一下,小娟到底是怎么出的事?

小娟的家人都住在下沙6号路边的一个小宾馆里。我跟他们约在宾馆旁的一家网吧门口碰头。我们车开到约定地点时,全家人都已站在马路边上等我父母、姑姑、阿姨、舅舅,来了有十多人。

“我这个小妹,不是我爸妈亲生的,但也胜过亲生了。”大哥南先生一脸落寞,“我们家是甘肃陇南农村的,我是家里老大,下面有个弟弟。我小妹,其实是我小姑的女儿,那时候旧观念,还是想要儿子,小姑生下个女儿,就过继给我爸妈了。我们家没女孩,我妈特别特别疼我小妹。”

南先生说,过继这回事,家里人从没瞒过小娟。可能也是这个原因,小娟从小就比其他孩子早熟,家务抢着干,特别懂事。“家里条件不好。我爸妈都务农,我自己在陕西打工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feiradamusica2015.com/,弗雷德小妹也早早出去了。不过大家都宠她,她工作以后,想往家里寄钱,我们都不让,真不想再苦着她。”

毕大姐在边上听着,哭起来。她翻出手机的通话记录给我看,上面显示,10月2日中午12点42分(小娟被害前2小时左右),小娟还给她去过电线分钟。她来问我过节好,我问她为啥不回家,她说厂里只放两天假,回不来。不过她想好了,春运火车票难买,她想干到下个月初,就跟厂里请假,提早回来,好好陪陪我跟她爸”这是小娟生前打出的最后一通电话。想起女儿放下电话不久便遇害,大姐又泣不成声。

小区很大,户型繁杂,她们租的这幢楼高15层,电梯房,一梯两户。我们上到小娟租住的7楼,大门上斑斑驳驳,满是被撕掉的小广告的痕迹,屋里没人。

我联络上小娟的室友,同时也是案发后第一个发现小娟遗体,并报警的小贺姑娘。

“屋里进不去的,警方说还要继续调查取证,封着呢。昨天我们回来拿几件衣服,全程还都有民警给我们录像。”傍晚,小贺来了,披肩长发,风尘仆仆,但脸特别稚嫩,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。她也是甘肃陇南人,跟小娟家人讲一样的方言,很快就说开了。

据小贺说,她们租住的70×室是群租房,大约100多平方米,进门后一条走道,两旁隔出6个小房间,大小不一,租住了十多二十人。她、小娟,跟另外3个甘肃姑娘一起,合租了5号房,其余的都是男租客。她们的房间大约十几平方米大小,里面勉强摆下两张双人床,一张睡3人,一张睡2人。厨房、厕所,都是所有70×的租客公用。

“我们5个很要好的,但在杭州也各自有朋友。放了假,就都管自己出去玩了。我是早上8点出的门,当时小娟还穿着睡衣,没起床。她跟我说过,她有个要好的小姐妹要结婚了,她上午要陪她去挑婚纱照。”

小贺说,她回来时已经是当天下午6点多,进门就看到小娟仰面躺在床上,上身盖着被子,似乎睡得很熟。“她身上是出门穿的T恤和牛仔裤,我知道她肯定已经出过门了,可能是累得睡着了。杭州下沙弗雷德租房但有一点我当时觉得很怪,她两条腿是垂在床沿下的”

小贺喊了小娟一声,没反应,她不以为意,管自己换鞋、洗手。几分钟后,她又轻推了小娟一下,才知道出了事。

“怎么叫都叫不醒,手冰凉冰凉。我当时还以为她是犯了什么病,昏过去了,慌起来就打了110。”民警跟120急救车几乎同时到场,经医生现场诊断,小娟已经去世了。

“第二天凌晨,警察拿着一张男人的照片给我看,问我认不认识。这男的不胖不瘦,很老实的样子,我看着有点眼熟,但不认识,后来才知道,他就是嫌犯,而且也是住在70×的。”小贺说,在这里住了半年,她只认识同屋的5个姐妹,70×里其他的租客,年轻男性居多,她们从不留心,撞见了也不会搭话。“小娟虽然人比较开朗,对人很好,但我也没看她跟其他租客讲过话。现在事情变成这样,这套房子我们是再也不敢住下去了。”

办案民警介绍说,嫌犯姓杨,山西人,在附近一家工厂打工,也租住在伊萨卡国际城×幢70×室。杨某好赌,尤喜搓麻将。据交代,国庆前,他刚在麻将桌上输了几千块。

“10月2号上午,杨某身无分文,一个人窝在租房里。下午2点左右,他上厕所时发现被害人一个人在屋里,就想去借钱。”民警说,“杨某自己也承认,连被害人叫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住在旁边,有点头之交。人家当然不肯借他钱,他就想硬抢。”

小娟第二次给杨某开了门。这次杨某直接凶性大发,勒住她的脖子,要她把钱交出来。小娟身上没什么现金,生命受威胁的情况下,只好交出了自己的银行卡。杨某又逼着她,说出了银行卡密码。

杨某交代,有一瞬间,他是准备拿着卡去取钱了事的。但转念一想,小娟认识他,事后必定报警,为除后患,他决定杀人灭口。掐死小娟后,他还顺手给她盖了被子,掩人耳目。

得手后,杨某拿着小娟的银行卡,直奔最近的ATM机,取了500块钱,然后去棋牌室搓麻将,直搓到当天晚上9点。

“我们初步调查完毕后,马上就找来房东,让他把70×所有租客都叫到闻潮派出所。所有租客都来了,包括杨某。”民警说,杨某到了派出所异常镇定,还拉着其他租客问东问西。当晚,办案民警给每个租客都做了笔录,杨某也很配合,自称一整天都在棋牌室里消遣。

笔录做完,民警在案发小区旁的一家宾馆给一众租客安排了房间,要求他们随传随到。杨某跟着大家住进了宾馆。

目前,杨某已经因涉嫌故意杀人,被下沙警方刑拘,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(都市快报)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